《流浪地球》能拯救北京文化嗎?

而在股價漲停背后,北京文化大股東深陷質押爆倉漩渦,股份被司法凍結并正在被動減持,更不用忘記,影視板塊在春節前因為商譽減值而出現的集體爆雷。
2月11日,年后第一個交易日。《流浪地球》主出品方之一的北京文化(000802.SZ)股價經過半個小時的徘徊,終于封住漲停板。


這背后是一組亮眼的數據:截至2月10日大年初六,春節檔票房超過58億元。其中《流浪地球》以高口碑逆轉上映初排片劣勢,以累計20億的票房成為春節檔冠軍。

然而,《流浪地球》的逆襲卻難掩整個春節檔遠低于預期的尷尬。來自貓眼研究院最新的統計顯示,被稱為史上最強的今年春節檔,票房同比近乎零增長,觀影人次更是同比下降10%,除大年初一外,其他幾天的表現均讓人悲觀。

而在股價漲停背后,北京文化大股東深陷質押爆倉漩渦,股份被司法凍結并正在被動減持,更不用忘記,影視板塊在春節前因為商譽減值而出現的集體爆雷。

同樣在2月11日的節后首個交易日,《流浪地球》另一主要出品方中國電影(600977.SH)則從漲停開盤后一路下跌,一度近乎飄綠,當日坐上過山車,最后以不到3%的漲幅收盤。

根據2月11日晚的最新公告,截至2月10日,《流浪地球》首要出品方中國電影來源于影片中的收益預計為9500萬元至1.05億元,而最受關注的第二出品方北京文化在相同截止日下,預計來源于該片的收入則為7300萬元至8300萬元。

2017年和2018年,北京文化股價因為《戰狼2》和《我不是藥神》的火爆被熱炒,然而激情過后卻留下一地雞毛。如今,《流浪地球》又會給資本市場帶來怎樣的高潮,諸如北京文化的出品方是否真能名利雙收?

《流浪地球》到底能賺多少錢?

11日晚,中國電影和北京文化先后發布公告,截至2月10日,兩家從《流浪地球》中獲得的收益分別在1億元左右和7800萬元左右,《流浪地球》霧里看花般的吸金能力初現端倪。

此前,關于《流浪地球》的制作和宣發成本眾說紛紜,該片成本最早預計在3億元左右,但在影片意外走紅后,對于該片的成本推測卻陡然提升到了5億元。

5億之說從何而來?

2014年,作為最早介入《流浪地球》的主出品方中影集團,曾在籌備該片時表示其投資金額在5000萬美元;2016年,北京文化加入,根據其在2017年1月份的投資公告,北京文化投資了1.075億元在該片中,其中7250萬元為制作成本,3500萬元為宣發費用;隨后,郭帆文化傳媒(北京)有限公司在2018年5月和2019年1月,又分別投資3000萬元和900萬元;最后,就是外界津津樂道的吳京攜6000萬元“帶資入組”。

事實上,以上幾家正是《流浪地球》四個出品方,同時還有多達23家聯合出品公司進行了投資。

成本謎團直接讓《流浪地球》能夠帶來的實際利潤難以預測。根據分成的基本結構,票房總收入剔除5%的國家電影轉型資金和3.3%稅金,將形成票房凈收入,凈收入中一部分將被院線所得,另一部分約43%左右將成為制片方發行收入,由制片方和發行方按比例共享,也就是說出品發行方大約能夠拿到總票房的40%。

如果按照這一分成比例,《流浪地球》目前20億票房當中,約有8億元將會歸屬于片方,假設投資成本超過5億,實際收益則在3億元左右,票房每增加1億,片方分賬和收益將增加4000萬元,所有分賬收入將由4家出品公司和23家聯合出品公司瓜分。

2月7日,《流浪地球》聯合出品方上海電影曾在票房為7.36億時表示,投資該片綜合收益為虧損250萬元左右。7.36億票房意味著接近3億元的分賬,上海電影極少份額的投資成本卻仍然處于虧損狀態,一度讓外界對《流浪地球》高票房下的實際盈利能力產生懷疑。

同時,關于該片參與各方的具體投資和分成比例,通常會以商業機密為由不會對外界正式公布,因此,包括北京文化在內的主要出品方究竟能夠分得多少比例的蛋糕,也撲朔迷離。

中國電影和北京文化的最新發聲讓局勢開始明朗,截至2月10日,《流浪地球》累計票房(不含服務費)約為18.7億元,片方分賬票房約為7.5億元,假設投資成本為4億元的情況下倒推,收益約為3.5億元,中國電影和北京文化的分成占比約為29%和22%,之后票房每增加1億元,兩家的收益理論上將分別增加1160萬元和880萬元。

根據目前公布的數額,無論最終《流浪地球》票房如何,投資方已經獲得了不菲收益。但值得注意的是,參與單部爆款影片的投資,并不能夠直接對等影視公司業績。作為去年暑期檔神片《我不是藥神》出品方之一的北京文化,在該片票房達到31億元的情況下,2018年三季度單季凈利潤僅為200萬元。

爆款難掩整體頹勢

春節、暑期和國慶,被譽為國內電影市場三大檔期。去年,暑期檔同比增速僅為6.7%,而國慶檔更是以超過20%的同比降幅徹底崩潰,全年票房增速也在15年來首次回歸個位,僅有春節檔保持高增速。因此,2019年春節檔被認為是電影市場今年的兵家必爭之地。然而,在《流浪地球》成為黑馬背后,卻難掩今年春節檔的整體尷尬。

根據貓眼研究院最新提供的數據,2019年春節檔總票房58億元,在上映影片創新高、被認為史上最強春節檔的情況下,同比增速僅為1.4%,更為尷尬的數據是,觀影人次僅為1.3億,同比下降了10.3%。

數據顯示,除大年初一票房較去年同期增長13%外,初二到初六單日全部為負增長,觀影人次除大年初一為-2%以外,其余降幅均在10%以上。

貓眼研究院認為,票價上漲為原因之一,平均票價上浮在5元左右,春節檔重點票倉的三四線城市,平均票價由39元左右上漲到了44.2元。

對于春節檔低于預期,灃京資本投資經理吳悅風在微博上表示,在大年初一票房開門紅后,行業分析師認為這將預示電影市場的全年增長有望,但初二和初三出現負增長,直到初六比之前的悲觀預期還要差,研究員們直接放棄了追蹤春節檔,而是開始強調對于全年的中性判斷。吳悅風認為,如果影視行業的增速只是個位數,那么其理論估值應該被殺到10-15倍之間。

實際上,之前每次爆款的出現,也只是在為資本市場上的“韭菜收割機”添加燃料。

同樣是北京文化,《戰狼2》曾讓其在7個交易日股價暴漲超過50%,《我不是藥神》又讓其在4個交易日股價漲幅超過40%,但此前從長期來看其股價仍然是處于不斷跌勢當中,主要原因便是其依賴“爆款”所帶來的短期利好刺激和長期不確定性。

在北京文化股價因為《流浪地球》取得豬年開門紅的同時,其第一大股東中國華力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卻深陷漩渦,因股權質押爆倉華力控股股份已被凍結。

根據北京文化在1月底時的公告,華力控股在北京文化的持股比例為15.74%,其中持有股份的94%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凍結。就在1月31日春節前最后一個交易日,北京文化公告表示,大股東已有股份被動減持并可能繼續被動減持。

北京文化16億商譽壓頂

在《流浪地球》被聚焦前,更引人關注的是影視公司四處漂流的商譽地雷,這其中也包括北京文化。

1月30日,華誼兄弟(300027.SZ)公布2018年度業績預告,全年虧損額預計在9.2億元至9.9億元之間;華錄百納(300291.SZ)在1月30日披露的業績預告中表示,公司2018年凈利潤預計虧損33.3億元。虧損原因均為大幅的商譽減值。

作為輕資產公司,又樂于收購空殼公司,影視是商譽重災區。2015年華誼兄弟大舉并購,以10.5億元和7.6億元的價格收購馮小剛、鄭愷、李晨、馮紹峰、Angelababy等人持股的東陽美拉70%股權和東陽浩瀚70%股權,兩家公司凈資產幾乎可以忽略。三季報顯示,華誼兄弟報告期末商譽為30.5億元,均為收購空殼公司所致。

華錄百納在2014年以25億元的價格收購藍火文化,藍火文化彼時凈資產僅為3.3億元,增值率925%。2017年藍火文化業務陷入停滯,不僅沒有帶來利潤反而巨虧,由此帶來的20億元商譽岌岌可危。

動輒數十億的商譽,在減值新規之下,猶如懸在影視公司頭頂的達摩利斯之劍,即便是來自爆款票房的正面牽引力,也相形見絀。

實際上,北京文化也有不菲的商譽存在,2013年底,北京文化通過激進的并購,轉型進入影視文化行業,三季報顯示,其最新商譽額達到了16億元。其中, 2013年并購摩天輪文化,商譽1.12億;2015年并購世紀伙伴,商譽8.34億;2015年并購星河文化,商譽6.41億。

盡管這三家公司均完成了業績承諾,但如果按照商譽攤銷的新規,16億元商譽也將在未來逐年減值,并且反映在利潤表中。與制造出爆款也只能勉強帶來過億利潤的票房相比,十幾億的商譽減值壓力幾乎可以輕而易舉的將利潤抵消。

不僅是影視股,實控人曾花天價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天神娛樂商譽減值巨虧78億、沒錢買飼料的雛鷹農牧因肉豬大規模死亡巨虧30億,這都是A股的春節檔故事。

在《流浪地球》讓北京文化股價飄紅的同時,《瘋狂外星人》卻在制造“慘案”。截至2月11日晚,該片票房未超過15億元,遠低于預期,光線傳媒(300251.SZ)在11日晚的公告中表示,來自于該片的營業收入約為4.5億元左右。

收入不等于收益。此前,王寶強28億元保底《瘋狂的外星人》,光線傳媒被認為是幕后的實際出資保底方。對光線來說,可觀的收入背后,極可能是一次“血虧”。節后開盤第一天,光線股價也迅速做出反應,接近跌停開盤,機構投資者紛紛出逃,最終在大盤帶動下才勉強以-4.5%收盤。

《流浪地球》被譽為中國科幻電影的開端,正如一位投資人在看完電影后發文感慨,再厲害的編劇,也導演不出資本市場的科幻。
聲明:凡注明 “商導在線”來源的作品,轉載請注明出處;非“商導在線”來源的作品,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商導在線系信息發布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尋求報道,請點這里

相關評論

大乐透走势图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