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為什么不敢做原創了?

即便是原創電影,不少也是為原創IP及其產業鏈服務的。
隨著上周迪士尼正式完成對福克斯的收購,“X戰警”、“死侍”、“阿凡達”、“冰河世紀”等著名IP也被迪士尼收入囊中,“米老鼠”家族再次壯大。


毒眸翻看2019年迪士尼的片單發現,今年迪士尼將要上映的電影幾乎全是IP系列影片后續與老片翻拍:漫威系列的《驚奇隊長》和《復聯4》,星戰系列的《星球大戰9》,系列動畫《沉睡魔咒2》、《冰雪奇緣2》、《玩具總動員4》,改編自著名暢銷小說的《阿特米斯的奇幻歷險》和紀錄片《企鵝》,甚至還有三個知名IP《小飛象》、《阿拉丁》、《獅子王》的翻拍——一共11部電影,沒有一部出自原創劇本。

事實上,不止是今年,也不止是迪士尼,往前的二十年中,幾乎所有好萊塢大片場的原創電影都在逐漸減少。1994年好萊塢六大尚有51%的原創電影,到了2014年則只剩25%不到,去年更是只有10%左右。

原創減少的背后,IP電影的票房在過去十數年來逐漸走高,系列衍生產品更是做得風生水起,迪士尼的實景娛樂等相關產業收入已經遠超電影票房收入。系列片、IP片為何獨占山頭的情況下,原創電影還有機會翻身么?

消失的原創電影

雅虎娛樂(Yahoo Entertainment)在一份2014年末的原創電影數據報道中給出了“原創”和“非原創”的劃分——

翻拍片、系列片、改編片(包括真人真事、文學、動漫、游戲、電視劇、玩具或戲劇等改編)都屬于非原創作品;除以上類別之外的所有電影,以及非翻拍或改編的系列片首部作品,則屬于原創作品。

這份報道整理了1984、1994、2004和2014年出自好萊塢六大電影公司的原創片,數據顯示出明顯的下跌。

八十年代依然是個原創電影占主流的時代,1984年好萊塢高達59%的電影出自原創劇本,其中1985年的《回到未來》不僅被奧斯卡提名最佳原創劇本,還拿到了當年的北美票房冠軍,后來才有了它的系列續作。

十年后,好萊塢迎來號稱電影巔峰之年的1994,這一年原創仍然占了半壁江山(51%),《低俗小說》、《生死時速》等都是當年叫好又叫座的原創片,這些影片至今都是影史經典。

好萊塢六大的原創電影在接下來的時間像是坐了過山車,系列大片橫出,翻過千禧年,2004的原創電影已縮減至38%,全球票房TOP10里僅剩3部,分別是《耶穌受難記》、《后天》和《鯊魚黑幫》;到了2014年,這個數字驟降至25%不到,票房前十只有唯一一部剛好排在末尾的原創——《星際穿越》;而在剛剛過去的2018年,好萊塢六大僅有10%左右的原創作品,放眼望去,整個銀屏都被系列片和改編片霸占。

以好萊塢當下票房龍頭迪士尼為首,其原創劇本幾乎只在動畫片領域,比如2015年的《頭腦特工隊》和《恐龍當家》,2016年的有《瘋狂動物園》,2017年的《尋夢環游記》,2018和2019則一部都沒有。而迪士尼的原創動畫中,不少都是為IP系列片準備的,像1999年《第六感》這樣口碑票房俱佳的非系列真人原創電影在迪士尼歷年的片單中寥寥無幾。

自2015年起,迪士尼不僅原創劇本極少,一些改編自真實事件的電影(如《怒海救援》和傳記電影《麥克法蘭》)也幾乎消失不見——這些影片雖然口碑不算差,但是在過去總是排在迪士尼出品電影的票房末尾。也因此,如今迪士尼幾乎只剩下系列動畫、”漫威“、”星戰“和《美女與野獸》、《獅子王》這樣的真人翻拍電影——全是著名IP。

但也正是靠著這些IP電影,迪士尼一步步超越其他老牌好萊塢巨頭,成為現在好萊塢的領頭者。從2008年僅占北美票房10.3%,排六大最末,到2016年以26%的份額攀升至六大之首,排在第二位的華納當年票房份額為17.2%。考慮到福克斯被收購前迪士尼這三年來一直都是產量最小的公司,就知道這個成績有多耀眼了。

2018年,迪士尼共推出13部電影,全球狂攬73.3億美元票房,北美賺得30.9億美元,占北美市場26%;排在第二位的華納推出了49部電影——比迪士尼的三倍還多,北美票房卻比迪士尼少了10億多美元(19.3億),市場占比僅16.3%。

每年僅推出區區十余部電影,迪士尼便輕松傲視群雄,靠的正是迪士尼的“IP”。而不止是迪士尼,翻開其他幾家好萊塢公司的片單也可以看到,近幾年來,除歷來類型片最豐富、電影產量最高的華納,連續兩年拿到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綠皮書》和《逃出絕命鎮》)的環球,以及排名墊底、苦苦掙扎的派拉蒙每年仍有少量原創電影產出之外,其他幾家公司都出現了原創片可有可無的跡象,去年,迪士尼、索尼、福克斯便是一整年零原創影片上映。

時勢造“IP”

IP當道、原創衰落,與好萊塢大公司的產業結構轉型密切相關。

60年代末,好萊塢出現了影片過量生產的情況,再加上制作資金的過度使用,導致了1969-1971年幾大制片廠的財政危機。70年代中后期,為了抵抗風險,好萊塢大公司開始實行控制影片數量和大范圍放映的策略,所謂商業大片(blockbuster)便從這一時期興起。

上映于1977年的《星球大戰》作為全球第一部賣座的系列大片,在上映當年收獲了5億美元票房,而更引人注目的是,它相關衍生產品的銷售額不久之后便超過了這個數字。《星戰》衍生品讓人們對這個話題持續保持關注,賺取的大量資金也為系列續作打好了基石,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媒介與文化研究教授米歇爾·海爾莫斯(Michele Hilmes)對此評論道,“觀眾興趣離開了影片自身,進入到圍繞影片的商業化框架之中”。

受此形勢影響,自80年代起,幾大制片廠就開始擴大業務版圖,逐漸成為綜合娛樂媒體集團,電影憑其巨大號召力,成為強大的IP宣傳器,隸屬產業鏈的一環,而不再像過去一樣是公司收入的主要來源。

其中最為典型的就是當今坐擁龐大IP庫的好萊塢龍頭迪士尼,其業務現在已經主要分為四個板塊:媒體網絡、樂園及度假區、影視娛樂、消費品與互動媒體,IP是其整條產業鏈的核心。

輪次收入是迪士尼主要的商業模式。先在電影院推出作品,在影視界賺到第一筆票房后進入發行環節,通過DVD、網絡和電視等獲得第二筆收入;在影視作品推升IP熱度之后,將其加入迪士尼主題公園,實現場景聯動,通過禮品店、食宿、門票等消費賺取第三輪財富;最后是IP授權環節,迪士尼每年都會召開授權大會,為未來一年的新IP尋求消費品合作商,并從合作商的銷售額中抽取一部分授權費。

顯然,在這樣一個龐大的娛樂版圖中,包括迪士尼在內,好萊塢公司越來越把IP當做其深耕的重點:作為一種跨媒介內容,IP有著強大的生命力,能滲透至各個板塊,經營好IP不光能票房大捷,還能在其他領域賺到盆滿缽滿;即便是原創電影,不少也是為原創IP及其產業鏈服務的。

迪士尼公布的2018年財報顯示,2018全年營收594.34億美元,主要收入來自媒體網絡(245億)以及樂園和度假村(202.96億);其次才是影視娛樂(99.87億),僅占總收入的16.8%,其中票房收入73.3億美元僅占總收入的12.3%。

制作IP電影不僅可以擴充產業鏈收入,IP系列電影另外一個明顯的好處就是宣傳成本可以大大降低。

一部原創作品需要花費大量的認知時間成本,而已有的IP及系列片則天然自帶話題。好萊塢制作人與電影數據分析專家Stephen Follows曾撰文分析,IP電影因其既有知名度,從項目開始之初就能有明確的目標受眾,而原創電影因其多樣性以及制作過程中的反復和不確定,很難從一開始就精準定位受眾,往往要等到上映前的一段時間才能憑借網絡聲音摸清勢態。比如今年將要上映的《獅子王》,因為是海內外主力觀影人群的童年回憶,不需要怎么宣傳就能獲得大批受眾。

除去產業鏈對IP的需求以及更低的宣傳成本,IP也是好萊塢影企出海的最穩妥選擇。

過去二十余年來,六大電影公司的海外票房占比呈不斷上升的趨勢,這背后除去全球電影市場的發展以及好萊塢的出海,IP電影同樣功不可沒。跨地域、跨文化觀眾的增加意味著好萊塢電影文化和價值觀雷區越來越多,為了最大化海外市場,電影能夠呈現的內容自然也愈發單一,既然不能橫向發展多樣內容,那就縱向深耕IP。

2014年拿下北美票房冠軍的《美國狙擊手》,在全球票房市場僅排第13位,海外票房占比只有36%;在北美,像《摘金奇緣》這樣的改編電影依然有機會進入2018年票房前20,而缺乏北美移民生活和文化背景的海外觀眾對這部影片自然不太感冒,海外票房只有26.8%。而規避了文化差異的IP電影自然輕易地憑借其無處不在的景觀營銷和頂尖的制作水平籠絡了海外觀眾的心,眾多IP電影也得以在全球大賣。

除了電影公司對全球觀眾的單向營銷之外,去中心的互聯網也給予了IP另一強大屬性——用戶生產內容。不管電影好不好看,只要是著名IP,就給大量互聯網上的粉絲提供了素材,官方制作僅是IP宇宙的一部分,只要有了一定粉絲基礎,關于此IP的內容便會在網上發酵,讓這個IP數據庫不斷擴充,互聯網賦予IP的影響力是指數級的。從大眾的角度看,在意義和宏大敘事消失的后現代社會,人們需要通過IP這樣的文化符號建立一套共通的文化語言和文化想象,構建一個又一個亞文化社群。

原創還有翻身的機會么?

盡管在過去的20年來系列電影大行其道,觀眾的審美疲勞依然是一顆定時炸彈懸在每一個IP頭上。

曾經一度輝煌的《變形金剛》系列便面臨著這個問題。首部《變形金剛》誕生于2007年,以7.1億美元拿下當年全球票房第五,接下來的三部續作在全球票房排名穩步上升,到2014年《變4》取得了11億美元票房。而2017年《變5》全球票房僅有6億美元,比十年前第一部還少了1億美元。

《變形金剛5》在被寄予厚望的中國市場同樣遭遇了滑鐵盧。要知道,《變形金剛》系列在國內可謂是吸金王者,除了2009年的《變2》以略低于《2012》(4.6億)的4.5億票房屈居中國當年票房第二以外,其余三部系列影片每一部都穩坐中國年度票房第一,其中2014年的《變4》收獲了19.8億,比第二名的《心花路放》多出了8.1億。《變5》上映首日收獲了將近3億的票房,隨后因口碑走低票房走勢也快速下滑,最后僅拿到15.5億票房,遠不及預期。

中國如今已是全球第二大票房地區,好萊塢也越來越重視影片在中國的票房表現。《變形金剛5》的隕落,除了影片質量的問題,觀眾對缺乏劇情創意的特效片審美疲勞也是關鍵原因。這部在豆瓣上只有4.9分的滑鐵盧大作,差評幾乎都圍繞著“除了特效什么都沒有”,豆瓣影評人褻瀆電影打一星后評論道,“毫無故事,毫無邏輯,全是套路”——這正是所有IP電影都容易陷入的危機。

《變形金剛5》的遭遇并非個例,它也代表了好萊塢電影在中國市場近年來的走向趨勢。除去動輒拿下中國年度電影票房冠軍,在2012年,國內票房TOP10里有7部好萊塢大片,僅7部影片的41億票房就能占到當年億165.6億總票房的24.7%;而這兩年的國產電影票房頭名在國內的票房已經把好萊塢電影遠遠甩在身后。

不僅中國觀眾吃膩了“好萊塢套餐”,在北美,觀眾也同樣面臨著審美疲勞。Franchise Fatigue(系列大片審美疲勞)是近三年來電影媒體的常用詞,《衛報》、《獨立報》、《好萊塢報道》、《紐約時報》等不少知名媒體都針對這個問題進行過批評和分析,在大眾論壇Reddit和Quora上這個話題也不斷涌現。去年“星戰”系列《游俠索羅》北美票房僅2.1億美元,引起了很多關于審美疲勞的討論,迪士尼也因此延緩了“星戰”系列電影的推出,CEO羅伯特·艾格在《好萊塢報道》的采訪中承認,同一系列每年推出一部新片的確是一個錯誤。

博納影業董事長于冬此前在接受采訪時也曾說道,“現在的好萊塢各大公司幾乎都是職業經理人,他們的做法就是越來越多拍續集,這樣不會犯錯誤,但是他們也缺乏了創新,缺乏了對題材、故事、對美國人文的理解,好萊塢越來越不敢去冒險。”

“不敢創新”的好萊塢也在嘗試自救。

自救的主要方式便是“原有IP+類型片創新”。雖然面臨審美疲勞,但目前仍然擁有強大號召力的IP對好萊塢來說依舊是個不能輕易放棄的寶庫,只消讓內容耳目一新,照樣能挽回口碑。

2015年的《瘋狂的麥克斯4》,2016年的《死侍》和2017年的《金剛狼3》,都在系列IP的基礎之上做出了類型片的創新,比如《死侍》結合了好萊塢過去常見的R級喜劇,《金剛狼3》則化身公路電影。這幾部影片口碑票房雙豐收,在北美一片批評好萊塢缺失原創的聲音當中,the Artifice以此為由為好萊塢進行了辯護——系列電影不代表就一定沒有創意。

除了給IP增加創意以外,好萊塢近年來也比較重視“科幻大片+作者導演+原創劇本”的路子。盡管在Stephen Follows的調查中顯示,愛情喜劇電影是原創劇本比例最高的類型片,2005-2014歷年北美票房TOP100的愛情喜劇片中,原創占70%,但其巨大的文化差異讓影片出海成了難事。一方面要抓住國際市場,另一方面又不能完全不做針對國際市場的原創,好萊塢將原創劇本和作者導演集中在科幻片這樣面向未來的特效大片上,依靠其頂尖的制作水平外加優秀的原創加持來招攬觀眾,此乃當今好萊塢原創和票房雙雙兼顧的主要路徑。

在2013-2018歷年全球票房TOP30的影片中,一共只有13部原創電影,其中有5部是科幻影片,并且每一部都集中了當今一流的導演——分別是莫滕·泰杜姆的《太空旅客》(2016),呂克·貝松的《超體》(2014),諾蘭的《星際穿越》(2014),《第九區》導演尼爾·布洛姆坎普的《極樂空間》(2013)和今年剛拿奧斯卡最佳導演的阿方索·卡隆的《地心引力》(2013)。

不過,如今好萊塢面臨的可不只是有沒有原創這一難題。Netflix等流媒體的崛起讓好萊塢不得不與硅谷的勁敵們來競爭消費者的時間。Netflix近年來為保持其內容的質量和活力,毫不吝惜對原創電影的投入,在其電視劇于艾美獎橫掃提名后,電影也開始發力,去年的《羅馬》在奧斯卡橫掃十項提名,并最終奪得最佳導演、最佳外語片和最佳攝影,早前還在歐洲拿了威尼斯金獅。盡管目前Netflix在電影內容的影響方面還沒法跟好萊塢平起平坐,但隨著觀眾需要影片的多樣性,掌控算法技術的科技公司無疑在針對性營銷這一點上占據了優勢。

在這個娛樂休閑方式越來越豐富的時代,誰保持了新鮮和原創,誰可能就掌握了未來的主動權。北京大學做電影研究的文學系博士王昕對毒眸說,“原創電影乃至藝術電影作為電影的發動機實驗室,能讓電影媒介不斷保持活力和吸引力,這樣電影才有能力跟其他媒介競爭。”

從今年的片單來看,好萊塢幾大公司的原創稍有復蘇。除了迪士尼仍然沒有原創之外,剛被收購的福克斯和索尼今年分別推出了三部原創,其中索尼的《亮光》是超級英雄跟恐怖片的創新結合(另兩部為《藍與黑》和《戰勝自我》),福斯的《星際探索》則采取了上述“科幻大片+作者導演+原創劇本”的路子,由近年來備受藝術電影界關注的詹姆斯·格雷執導(另兩部為《優步危機》和《自由人》)。

毫無疑問,在電影產業全球化和電影產業鏈發展的影響下,IP電影仍然是現在好萊塢片場的主攻方向,但是隨著流媒體的入局以及觀眾對“IP”的逐漸審美疲勞,原創電影在未來仍然存在機會。
聲明:凡注明 “商導在線”來源的作品,轉載請注明出處;非“商導在線”來源的作品,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商導在線系信息發布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尋求報道,請點這里

相關評論

大乐透走势图最近500期